w88.com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宣布退出中超

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于5月24日上午公开宣布退出中超联赛并停止运营球队,即将揭幕的新赛季中超联赛将不可避免面临赛程调整。

24日上午,蒋哲、陈杰两位重庆两江竞技队球员通过社交平台发文向球队道别,其感伤的语气传递出某种“不祥信号”。实际上,两位球员连同自己昔日的队友、同事已经确认俱乐部解散。在他们离开之前,俱乐部工作人员已于近日陆续搬走办公室里的个人物品。换言之,在官宣之前,俱乐部内部对于最终的结果早有预判。

在5月16日两江竞技一线队球员集体罢训的消息曝出后,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就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5月23日傍晚,中足联筹备组通过官方渠道发布了新赛季中超联赛开赛海报。但海报信息内除了开赛日期、赛事口号以及早已成为旧闻的3个赛区遴选结果外,并没有其他内容。

赛事主办方迟迟未能公布中超联赛赛程及具体对阵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面临的危机。

5月24日上午,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通过官方渠道发布公告,宣布退出中超联赛并停止运营球队。

公告称,俱乐部自1997年代表重庆征战中国职业足球顶级联赛,已成为重庆的一张体育名片。2016年年底,当代集团斥资5.4亿元接手俱乐部,六年多来累计投入逾30亿元,取得了中超联赛历史最好战绩。然而,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俱乐部目前已经负债累累,无力再维持俱乐部运营。

公告表示,自2021年年初起,当代集团曾和政府相关部门多次探讨股改工作,以期让俱乐部得以延续。然而由于客观条件的变化,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俱乐部债务不断累加,账户被冻结,员工生活极度困难。经俱乐部股东会慎重研究,最终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

关于俱乐部停止运营之后的安排,俱乐部表示,将通过后期的诉讼追偿、债务回款、资产出售以及集团借款等方式,持续筹措资金,尽最大可能逐步清偿欠薪。

官宣结果的公布,意味着赛事主办方必须对原有中超竞赛方案进行调整。换言之,在重庆两江竞技队退出后,要不要递补一支球队升超,从而保证18队的参赛规模,需要主办方审慎作抉择。

据悉,在此之前赛事主办方曾考虑不递补,也就是按照重庆队既定各轮比赛以“0比3告负”计算成绩。这是因为目前各级职业联赛准入及参赛确认工作已经告一段落,现在距离开赛只有不足两周的时候,临时递补球队入超,牵扯的麻烦问题会有很多。例如,获得不同级别联赛准入及参赛资格的球队分别按照各级联赛不同政策来落实季前人员储备工作。而中超、中甲的外援政策有别,中乙联赛目前不允许外援登场。

需要说明的是,如果确认不递补,那么新赛季中超联赛只有17队参赛。虽然重庆队既定比赛均被判负,但每轮赛事均有一支球队轮空,那么客观上就可能对公平竞争造成影响。举例来说,如果最后一轮轮空的球队恰好涉及夺冠、亚冠入场券争夺、保级等类别的竞争,那么与其有竞争关系的球队会否因此而受益,就存疑问。

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接到确认信息后紧急“碰头”商讨应对措施。据了解,出于维护联赛公平竞争等因素考虑,中国足协与“筹备组”不排除分别紧急递补一支球队跻身新赛季中超联赛,递补一支球队跻身新赛季中甲联赛的可能性。如果这一方案被最终推出,按照职业联赛俱乐部递补的办法,原本分别被编入新赛季中甲参赛阵容的大连人队、新赛季中乙联赛的上海嘉定汇龙队分别有望以相关级别联赛“第一顺位球队”身份分别递补至新赛季中超、中甲联赛参赛阵营中。

当然,如果确认递补,赛事主办方需要作出的调整内容会比较繁杂。举例来说,如果大连人队能够替补入超,那么作为赛区东道主球队,他们会否留在大连参加中超比赛?目前,中超、中甲各俱乐部均按照主办方通知做好了进驻既定赛区的准备,受疫情影响,部分球队还不得不提前进驻赛区。那么在个别参赛球队及分组结果调整后,相关各队也将面临其他连带问题。

据悉,在重庆两江竞技队解散后,中国足协很可能为该队球员临时开启一段转会窗口期。而如果“递补方案”获得通过,那么递补球队亦存在按需补充引援的可能性。

客观来说,两种意见都具备一定的合理性。截至5月24日中午,赛事主办方还没就“递补与否”做最终选择。

在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宣布退出中超联赛并停止运营球队后,球队韩国籍主帅张外龙动情发表个人手写信,向自己的球队道别,同时向俱乐部所有坚持的人表达感谢。

张外龙在信中表示(经中文翻译),“首先,2020年、2021年和到今年的解散通知为止,我们的球员、工作人员和球队的所有成员一起经历了很多困难,尤其是基本生活费的保障都没有得到,还有那些为球队献身帮助的餐厅服务员们,运动场管理员们,洗衣服的人们,包含着我的真心,我表示感谢。”

在信中,张外龙希望重庆队能够延续通过足球展现出的“一个队,一个家庭”的精神。

信的最后,张外龙“真心感谢重庆市政府、体育局、当代集团、两江新区政府和重庆球迷们,希望今后所有人都能够过上健康幸福的生活,并热爱足球。也感谢作为你们给予重庆队的教练员和队员们的厚爱”。

在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官方宣布退出中超联赛并停止运营球队后,曾经在重庆执教过的韩国籍教头、现任中超深圳队主帅李章洙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重庆足球到了今天的地步不止是重庆足球的问题,是整个中国足球的问题。”

李章洙表示:“球队如今宣布解散,我感到非常痛心。我对重庆这座城市有浓厚的感情,能帮得上忙的话,我也会义不容辞。像重庆这么大的直辖市城市,如果外界能给予俱乐部更多的关心与支持的话肯定不会出现如今局面。”他坦陈:“最终走到如今肯定不是单纯重庆足球的问题,只能说是整个中国足球的一些问题吧。希望重庆足球早日卷土重来。”

李章洙曾于1998年-2001年在重庆执教,他曾率队在2000年获得足协杯冠军,这也是重庆职业球队目前为止获得的唯一一项全国赛事冠军。

距离新赛季中超联赛开幕的日子越来越近,千呼万唤的2022赛季眼看就要拉开大幕,拥有26年历史的重庆职业足球却戛然停止了脚步。“经俱乐部股东会慎重研究,我们非常遗憾地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2022年5月24日这一天,注定将成为重庆足球历史上的至暗时刻。

26年的沉浮,让重庆足球早已成为中国职业足球版图的重要一部分,它虽鲜有傲人的战绩,却也曾经扛着西部职业足球的大旗负重前行。然而,受到疫情的影响,以及整个足球行业发展模式的影响,重庆足球负债累累,在这个原本该收拾行囊启程奔赴新赛季赛场的时候,最终难以维系。股改工作无法如期进行,重庆职业足球的火种熄灭,重庆球迷自发前往俱乐部送别,有叹息有哭泣。

股改,是过去这段时间各中超俱乐部改革的重中之重,有的已经顺利上岸渡过难关,有的还在岸边挣扎前途未卜,而有的已经彻底沉沦告别江湖。负债累累的俱乐部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中不是个案,中超已经连续三年都有球队退出,先是曾经用金元风暴风光一时的天津天海,再是夺冠即解散的江苏苏宁,现在是26年的老牌球队重庆队。球队改得了名字,俱乐部改得了股权,却如何也改不了中国足球以及职业联赛的窘境和不堪。如今,中超球队已经开始陆续进驻各赛区,但这并不意味着各队都已经妥善解决了各自的问题。

重庆队的今天,是多少球队曾经险些成为的样子?又是多少球队可能会遭遇的明天?对于中国足球来讲,这些并非危言耸听。当发展跟不上时代,当水平被远远落下,中国足球不能总是习惯于讲情怀、谈空想,现实的问题总该有人来承担和解决。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